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记忆中的电视变迁
发布时间:2019-12-26        王家海      

第一次听到“电视”这个词,是在童年。那时,我刚记事,父亲在一家煤矿机电连工作。

一日下午,父亲下班回家,兴致勃勃地和母亲讲起,连队买了台电视机,那玩意儿真神奇,把大千世界都装在了里面……父亲绘声绘色描述着电视里的乐趣,在一旁听讲的我,心里充满了好奇:电视到底是啥样子?什么时候我能目睹。

终于,一个偶然的机会,让我第一次看到了向往已久的电视。一日,父亲带我去矿上洗澡,因为他要工作,便把我领到连队的会议室看电视等他。

记忆中,机电连的会议室是一座青砖瓦房,门口外竖着一根高高的杆子——那是电视天线,后墙是电机车铁路线。屋子很大,摆着十多排木制的连椅,坐满了看电视的人。

会议室的山墙上有一只精致木箱,木箱的框雕刻着精致的花纹,整个木箱刷着一层清漆,闪着亮光。电视机是11英寸黑白的,就被装在这个精致的木箱里。一扇上下开启的门敞开着,露出电视屏幕。每当屋后的电机车路过,电视屏幕便会随着电机车发出的光弧跳动,整个屏幕变得雪花纷飞,声音随之变得刺耳起来。于是,看电视的人们牢骚满腹,咒骂着电机车骚扰,耽搁了看电视。

由于我个子矮,在后面看不到电视,只好站在电视前昂着头看。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一直站到父亲下班喊我,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间屋子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便时常盼望父亲能带我去洗澡,好再去看那充满乐趣的电视。

1983年,电视里正热播电视剧《霍元甲》,我跟姐姐迷得不得了。因为邻居家买了电视,我和姐姐便经常带着凳子,到邻居家占位子。一个秋日的晚上,天下着毛毛细雨,我和姐姐一连去了3次,一直到邻居家关门休息。父亲看见了,在一旁说了句:“人家有的我们也会有。”没几天,父亲就托人从县城搬回了一台电视,乐得我跟姐姐围着那台“泰山”牌14英寸黑白电视机,研究了好几天。

从此,每天晚上我们都守在电视机旁,直到屏幕上出现“再见”两个字才罢休。就是这台黑白电视,陪我度过了难忘的童年。

好多年后,我结婚了,买了一台21英寸“长虹”彩电,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大千世界。再后来,家庭富裕了,我把21英寸“长虹”彩电换成45英寸“海尔”液晶电视。虽然电视的影象更清晰、功能更多、节目也更精彩了,但整日匆忙的我,始终不能静下心来,很少有时间在电视机前坐上一会儿。

现在想来,在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里看的“一休哥”“霍元甲”,是多么令人怀念啊!

光阴流逝,家庭影院、数字电视等逐步走进了寻常百姓家。每一件电子产品的问世、每一个新生事物的传播都昭示了一个时代的繁荣与进步。它们静静地将昨天、今天与明天诉说给岁月,诉说给在岁月里躬耕的我们……

上一条:观竹有感 下一条:女儿的问候